banner图

大众目前正处于业务上的急剧转型中。

发布时间:2019-08-04        

seomma.comchampot.com

编者按: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思维特征和流行文化,这篇文章以三段‘90后“的创业故事引入,为我们描绘出“90后”创业者的画像,并抛出了对未来的三个预测。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AngelPlus洪泰帮(AngelPlus001),作者宋楠,洪泰基金投资经理。前言我们一生之中,总要遇见很多人:劳动者与资本家、恶棍与赌徒、皮条客与政治家、警察与明星、一条腿的乞讨者与四肢发达的运动员。有人站在剧场中告诉你秋天在哪一天到来,有人在你门口的街道捡拾落叶与口香糖。

一小撮人借助大众媒介,登上头条或成为畅销书书腰名言的主人公,绝大部分人默默无闻,成为各自的出生证明、身份证、以及火化单上的主人公,最终变成E.P.汤普森所说的“后代子孙不屑一顾”的一个家伙。一个悲观的说法是,我们每个人并不掌握自身命运,存在本身被叙述存在的方式所左右。自人类发明历史以来,这个事实一直在我们之中发生作用,一直到上个周四。就在上个周四。一位足够知名的老企业家,和一个出生在1990年边上的创业者碰到了一起。他们本来该进行一场展示关爱、传承以及些许质疑精神的友好对话,但当我们的老企业家发现对面的年轻人染了一头蓝发,以及刚刚策划了一场轰动全城的低俗宣传时,公开的对话被勒令终止了。

如何理解老企业家的愤怒?在各种维度上比较,过去一直到今天我们赖以信仰的表述方式,甚至历史观,看上去正在发生变化。过去的经验不断教导我们,成为一个楷模,然后成为一个成功者。所有的奇迹建筑在一小撮伟人身上。奥普拉•温弗瑞在1985年夏末的几周时间成为美国偶像,她击败了那时候了不起的菲尔•当纳,前者进入教科书,后者被人遗忘。除了伟人,我们偶尔也需要其貌不扬的混蛋,他们出现在社会新闻以及与凶杀刑事相关的新闻纸里,成为主流新闻的脚注,并负责遗臭那么几年吧。但在今天刊载新闻的电子屏幕上,这帮混蛋成群出现,不是在社会版和刑事头条,他们站在讲台上和话筒前,向被主流价值观教育长大的人们答疑解惑。

他们一不小心成为了成功者,尽管看起来,每个人都显得行为可疑、投机取巧以及不那么稳固——这样的评价层出不穷,就像是1906年的媒体对造飞机的莱特兄弟的最早评价《是飞人还是骗子?》。今天的“骗子们”点燃的不仅是我们的老企业家的愤怒。“骗子们”总是突然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。我们最新给他们贴的标签是“90后”,上一个标签是“80后”。“80后”是一群躁动的文艺青年,“90后”则大都有一场企业家的梦想。这样的谈论看上去高浓缩了时代精神,但实在令人怀疑,对每一个时代的年轻人如此归类,是否恰当?比如“90后”。

一个需要提出的看法是,“90后”一定不是作为一个集体出现的。一个卖情趣用品和一个开发约炮软件的年轻人或许还多少聊得来,但他们中间加入一个在地铁口销售土豆和芹菜的家伙,无论如何是不太明智的分类。谨慎的历史学家在解释“群体”时,往往会格外慎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