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图

不过随后又传出大众这一并购意图在其董事会中遭到反对,原因…

发布时间:2019-08-04        

yardsdale.comklyong.com

文:饶饶(熊出墨请注意)4月6日起,多家媒体开始陆续报道,98年的创业少女,一度堪称95后明星创业者的代表,王凯歆已经“跑路”。其电话无法接通,手机无法定位,微信朋友圈名称和内容都进行了修改不可见……公开资料显示,王凯歆本次陷入纠纷旋涡,涉及代投金额达1.5亿元,目前追求其踪者甚多,但均不知其去向如何。95后创业者的最后挽歌?2017年12月底,王凯歆在朋友圈找币圈领路人。2018年1月16日,王凯歆声称第一期募集已完成并且完成3亿资金的募集。

三天后,她直接高调发圈CTE要成为下一个百倍币。两个月后,代币项目落空,价值归零。投资者开始向SAY项目方维权,王凯歆也加入了维权大军,指控SpherePay项目投资人石一诈骗,侵占SAY资金,一度闹到了石一家门口,场面十分难看。这已是王凯歆继神奇百货关门、倒卖虚假保健品后第三次创业失败了,业界的忍耐也几乎到了极限。经过这三次创业,王凯歆的名字已经与“诈骗”两个词绑在了一起。王凯歆的创业导师林劲峰曾对媒体表示,虽然王凯歆更懂得“95后”的消费特点,但她根本组织不了这些资源,“组织一个供应链,管理一个公司,组建研发团队,设计产品,没有相当的阅历,不会有好的经营基础。

”而对于与投资人翻脸,王凯歆并不是第一个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。号称90后创业美少女余小丹,曾经创办了女性时尚闲置交易平台“空空狐”,上线三年时间倒闭,与投资人、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撕了个昏天黑地。2017年,周亚辉发布长文称余小丹“败光5000万投资,私人乱花投资款,包括“住最贵的私人医院看病、用公司的钱给个人购买商业医疗保险、用投资款给自己发奖金、用公司钱给自己的干妈(不在公司上班)每月发5万工资、经常在微博晒包、花公司钱跟男朋友去国外旅游”等。相比之下被称为用惊人言论“荼毒”创业者群体的马佳佳显得头脑清醒得多。马佳佳又名张孟宁,身上的标签有高考状元、名校高知,曾以女嘉宾身份参加江苏卫视《非诚勿扰》;创办了泡否科技有限公司专卖情趣用品。打开知乎,关于泡否的热点仅有一个:“马佳佳的泡否Powerful为什么没生意?”有趣的是,马佳佳曾经旗帜鲜明地对王凯歆表示了支持。

被投资方看好的少年CEO刘栋,正在着手二次元项目,被公认是一个头脑灵活、思维敏捷,但缺乏经验的人。有媒体在接触他后表示,刘栋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始终敏捷操弄着手里的《荒野行动》,每个星期出现在公司的时间,加起来没超过10个小时,敷衍的态度令人唏嘘。最耸人听闻的是90后“创业大神”许豪杰,微博认证为90后作家、《超级演说家》全国季军、搞笑视频自媒体。2017年被曝光有恋童癖,是一家恋童网站的管理者,直接卷入了官司。90后创业者在接触投资人时表现的犀利大胆毫不畏惧,反映的是他们对权威的藐视,和以自我为中心的习惯,这简直是创业者身上的硬伤。在他们的世界里,一切逻辑都是自洽的。

他们能给自己的错误找到无数种解释,也能凭自己的口才让所有的争端归于平息。他们的种种行为,不像一个根植企业市场土壤的开拓者,而更像一个随时随地刷着存在感彰显自我价值的演员。投资人故意为虎作伥?“如果说这些年轻的创业者们在舞台中央站着,就以为自己是万众瞩目的明星,那么只有站在场外的观众才知道,如果没有人愿意让他们站上这个舞台,他们就什么都不是。